舊版網站|English|利安達國際

新聞中心

工作研究

面對人工智能的強勢發展,Ta提出了會計人工作的新思路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總會計師

來源:中國會計報

發布時間:2018-01-19

 

人工智能是數理邏輯、模糊數學、計算機科學、控制論、信息論、管理學、生理學、心理學、語言學以及哲學等許多學科互相滲透而發展起來的一門綜合性新學科。

經過幾十年的演進,特別是在移動互聯網、大數據、超級計算、傳感網、腦科學等新理論新技術以及經濟社會發展強烈需求的共同驅動下,人工智能已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尤其是大數據驅動的深度學習技術,不僅催生了人工智能研究的新一輪熱潮,而且正在引發鏈式突破,推動經濟社會各領域從數字化、網絡化向智能化加速躍升。

 

人工智能顛覆財務行業管理

當前,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究和加速應用已經是全球化趨勢,國內目前在人工智能相關領域的研究和應用也取得了積極進展。2017年,國務院印發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爲我國人工智能領域未來幾年的發展作出了明確規劃,標志著我國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和産業發展,由過去的自由生長階段,跨越進入國家驅動時代。

大數據技術不僅是數據存儲、建立數據中心,而且是對數據的變現和分析,把不同的數據聚合在一起。這是大數據的價值來源,它有一種累積效應。從數據到信息、知識、決策的轉化,就是用計算、算法來分析出價值原理,數據的可複制、可加工能夠讓數據價值倍增。這是一種全鏈條模式——我們擁有傳感設備和專有數據源,將數據存儲、分析後,就可形成數據産品和服務。

人工智能僅僅是一門科學技術,只有加上相應的應用場景,才能如虎添翼,産生對行業顛覆性的驅動力。財務工作是相對標准化、數據化的工作。國外有研究者預測稱,未來會計工作的被替代率是97.6%。這個數字雖然值得商榷,但人工智能技術的日益成熟和未來在財務場景上的廣泛應用,必將對我們整個財務管理行業産生顛覆性的影響。

人類社會的信息革命是計算機和互聯網帶來的。1946年第一台計算機的産生,使人類進入了信息化的時代。在此後幾十年的人類社會發展中,無論是計算機、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還是通訊産業的巨大進步,都是信息革命推動的。但在這個革命過程中,財務部門卻沒有參與改造,人類社會中的專業化分工、流水線協同,以及信息化和自動化的革命,也沒有對財務會計産生巨大的沖擊。

 

管理型財務信息系統成主流

我國會計核算和財務管理的工具,幾千年來一直是以算盤爲代表的傳統工具。到了20世紀90年代初,財務部門開始用電腦提升了會計核算的計算速度,擴大了存儲能力,這是對手工會計的高度仿真——把賬簿變成了屏幕,把算盤變成了鍵盤,逐步形成了以會計電算化爲代表的核算型財務系統。

   本世紀初,以ERP(企業資源計劃)爲代表的管理型財務系統逐漸傳入國內。2001年中央重新組建國家信息化領導小組,2002年發布《關于大力推進企業管理信息化的指導意見》,對企業管理信息化提出了具體的要求。ERP、SCM(供應鏈管理)、CRM(客戶關系管理)等綜合性管理信息化系統的出現,推動了會計信息化的發展。這個階段的發展以ERP爲主要標志,實現了人、財、物等信息的集成化,並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分析、預測、決策、規劃、控制和責任評價等管理會計功能。財務管理系統逐步發展到以ERP普及爲標志的管理型財務管理系統。但是ERP及其管理型會計模塊所依賴的財務信息,主要還是來自原有的會計核算系統,如何提高財務信息的質量和采集效率,依然是亟待解決的瓶頸問題之一。

自20世紀90年代起,國外財務領域的學者對于共享服務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從組織形式上對傳統的財務活動進行革命性的重整,提出了財務共享服務這一全新的財務管理模式。財務共享服務打破了傳統的“分級管理、多點布局”財務組織管理模式,將同質共性、重複性高的業務進行流程再造和標准化,集中到一個業務單元(財務共享中心)進行處理,從而降低企業成本,提高管理效率。同時,財務共享服務是一種以用戶爲導向的新型管理模式,實現了從職能部門到服務性角色的轉變。2010年以來,財務共享服務在中國快速發展,特別是在近5年,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的建設呈現高速增長的態勢。傳統管理型財務管理系統面臨的提高財務信息采集效率的問題,由于財務共享服務模式的改造得以逐步解決。但由于信息系統核心的數據錄入和會計核算模塊仍然由人工完成,財務信息的采集質量不統一和數據質量不完整的問題仍然普遍存在。

 

人工智能和財務共享結合

當前,要解決財務信息的采集質量不統一和數據質量不完整的問題,就必須將財務管理系統與人工智能、雲計算等先進信息技術相結合,實現財務系統前端錄入數據的統一性和標准化,獲取維度充分、可以進行建模分析和深度數據挖掘的財務元數據。

   在控制論中,如果數據維度不夠,那麽整個系統就是不可觀和不可控的。我國著名系統學科學家錢學森在面向解決複雜系統問題時,提出了綜合集成的方法論,其中對“元”數據進行了定義——“元”是系統完備單元的意思,不完備是不能進行科學分析和集成的。

   在財務業務流中每張票據上的所有信息,都具備了財務元數據的要求。但在傳統的人工財務核算模式下,不是每個財務人員都能夠錄入每張票據上的所有信息,我們的現有財務制度也沒有相應的規範和要求。財務數據産生鏈上的人爲參與和人爲決定性,造成了大量財務數據獲取時的浪費和已取得的財務數據的不可分析特性,這就産生了財務數據的瓶頸問題。而基于移動端的智能財務核算系統是解決傳統會計核算模式下財務數據瓶頸問題的鑰匙。該系統的整個數據獲取和錄入過程跨越所有中間環節,原始票據的所有完備信息直接進入智能財務核算系統,保證了數據的多維性和統一性。

  在實現財務數據歸元的基礎上,從解決基礎財務信息的采集和加工的質量、效率和成本等實際工作的核心瓶頸問題出發,實現會計職業判斷的智能化和自動化,就構建了一個由人、計算機和財務數據/知識組成的智能財務核算系統,從而實現了規範財務管理、創新財務服務的功能。隨著人工智能相關技術在財務核算和管理工作中的逐步應用,已經出現了智能型財務核算系統的發展趨勢。隨著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財務管理將會從專業化——標准化——流程化——信息化——智能化快速轉變。

基于圖像識別和深度數據挖掘等人工智能技術在財務領域的深度應用,未來將在多個方面改造和引領財務管理行業的發展。人工智能技術與財務共享中心的深度結合,將能夠替代掉現在傳統會計核算崗位的大部分機械性的工作。同時,由于標准化大數據的深度積累,將能催生經營決策的深度變革。

   展望未來,財務管理工作由于人工智能技術的加持,將如虎添翼,産生跨越式的發展和質的突破。財務管理系統將朝著戰略財務和智能財務互爲支撐的決策支持系統方向去發展,未來的財務管理系統將是“大智移雲+戰略管理”的治理型財務系統。

 

發布人:利安達 發布時間:2018-02-04 閱讀:1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