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網站|English|利安達國際

新聞中心

工作研究

左北平:關聯企業破産,建言最高院《紀要》

作者:左北平

來源:微信公衆號(破産法快訊)

發布時間:2018-03-17

 

2017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召開全國法院破産審判工作會議,分析《企業破産法》實施十年來破産審判工作遇到的問題,並對有關經驗成果進行了總結。2018年3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發布了《全國法院破産審判工作會議紀要》。

《紀要》第六部分以專題討論紀要的形式,對關聯企業破産中相關問題的處理意見達成共識,強調要立足于破産關聯企業之間的具體關系模式,采取不同方式予以處理,這是對當前國內破産實踐中該類問題的積極回應。本文擬就關聯企業實質合並的相關問題提出以下商榷意見,以供理論和實務界同行參考。

一、紀要第32條規定“當關聯企業成員之間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區分各關聯企業成員財産的成本過高、嚴重損害債權人公平清償利益時,可例外適用關聯企業實質合並破産方式進行審理。”筆者認爲,在對審慎適用關聯企業合並破産方式的表述中,“區分各關聯企業成員財産的成本過高”的表述不夠妥當,應當刪去。

理由如下:

(一)構成關聯企業實質合並的法理依據是:法人人格高度混同,企業法人財産和意志的獨立性喪失,導致債權人公平清償的原則受到損害。由此可見,區分財産的成本高低與否不是判斷關聯企業是否實質合並的法定理由,不應列爲判斷標准之一。

(二)在實務工作中,關聯企業通過不當交易或不當控制所導致的經濟事項,只要通過專業的審計程序,就能夠實現甄別區分的目標,並不存在技術上的障礙。

(三)在實務工作中,關聯企業通過不當交易或不當控制導致的財産混同往往已既成事實,無法恢複原狀,且關聯企業可能同時達到破産界限,是否區分關聯企業已無實際意義。

二、《紀要》第33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查實質合並申請過程中,可以綜合考慮關聯企業之間資産的混同程序及其持續時間、各企業之間的利益關系”,筆者以爲,此種關于實質合並申請審查的表述不夠恰當,其本意可能是強調要關注關聯企業人格混同的廣泛性、持續性,因此,“混同程序”應改爲“混同程度”。

三、《紀要》第37條規定“適用實質合並規則進行和解或重整的,各關聯企業原則上應當合並爲一個企業。根據和解協議或重整計劃,確有需要保持個別企業獨立的,應當依照企業分立的有關規則單獨處理。”筆者以爲此種關于實質合並審理後企業成員存續的表述過于原則和籠統,難以適應破産實務中關聯企業合並重整的需求。筆者建議賦予實質合並審理後企業成員以存續權,賦予相關利益主體的自由選擇權。

理由如下:

(一)從破産法的立法精神看,企業破産重整以恢複企業持續經營爲目標,企業主體通過重整程序獲得再生。目前,雖然國內對于企業實質合並破産並無明確的法律規定,但在處理過程中應體現破産法的立法精神。因此,否定關聯企業法人人格,將其合並爲一個整體,並對其資産債務進行整體的分配清償,應理解爲法院爲實現公平償債目標而采取的臨時措施,此種措施不應直接影響到各相關主體通過破産程序以恢複健康法人治理機構的後續存續權,應賦予相關利益主體自由選擇權。

(二)在實務工作中,關聯企業可能涉及多個行業、多個業務板塊、特殊經營生産許可等諸多情況,如果簡單地將具有不同的市場功能和定位,甚至具有特殊行業許可或獨特市場網絡資源的企業合並爲一個主體,勢必會對企業的重整價值和營運價值産生巨大的影響,可能人爲降低企業重整成功的可能性。

(三)賦予實質合並企業後續存續權,並不影響破産重整下公平償債目標的實現。從理論上講,破産重整是企業現有財産的估值與重組方或債權人進行合理對價談判,再對企業債務進行償債安排的過程。從操作層面看,完全可以合理對接存續後主體的資産負債及相關權益的調整,只需調整其股權結構,即可與現行的企業工商登記制度有效銜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左北平,男,1968年生,利安達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破産管理人課題研究組組長,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首批資深會員,中國政法大學破産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研究員,國際破産協會個人會員,江西財經大學會計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澳大利亞公共會計師協會資深會員(FIPA),多次作爲中國代表團成員參加世界會計師大會。左北平長期從事企業清算與重整業務,具有豐富的破産實務操作經驗。自1996年起,參與企業清算與重整案件60多宗,獨立擔任破産管理人組長案件16宗,是注冊會計師行業較早涉入破産領域的資深專家,多次擔任國內大型企業破産重整項目負責人。

 

發布人:利安達 發布時間:2018-03-17 閱讀:1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