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網站|English|利安達國際

新聞中心

工作研究

關鍵審計事項相關問題討論

來源:中國會計視野論壇

發布時間:2018-02-13

 

關鍵審計事項段包括事項描述、審計應對兩個段落,根據應用指南第46段,注冊會計師可以在審計應對段中描述下列要素:

(1)審計應對措施或審計方案中,與該事項最爲相關或對評估的重大錯報風險最有針對性的方面;

(2)對已實施審計程序的簡要概述;

(3)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

(4)對該事項的主要看法。

應對措施的披露見仁見智,此處僅討論注冊會計師在審計應對中,與“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和對事項的主要看法”相關的披露問題。

根據1504號第十一條,(二)關鍵審計事項的應對以對財務報表整體進行審計並形成審計意見爲背景,注冊會計師不對關鍵審計事項單獨發表意見。 因此,注冊會計師似乎在披露事項描述和審計應對之後,無需披露其他信息,以避免對關鍵審計事項單獨發表意見。但應用指南第47段指出,爲使預期使用者能夠 理解在對財務報表整體進行審計的背景下關鍵審計事項的重要程度,以及關鍵審計事項和審計報告其他要素(包括審計意見)之間的關系,注冊會計師可能需要注意用于描述關鍵審計事項的語言,使之:

(1)不暗示注冊會計師在對財務報表形成審計意見時尚未恰當決該事項。(2)將該事項直接聯系到被審計單位的具體情況,避免使用一般化或標准化的語言。

(3)能夠體現出對該事項在相關財務報表披露(如有)中如何應對的考慮。(4)不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也不暗示是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

准則一方面要求注冊會計師“不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也不暗示是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另一方面又要求注冊會計師“不暗示注冊會計師在對財務報表形成審計意見時尚未恰當決該事項。” 實務中很難把握。

事實上,有相當多的已披露審計報告中並未在審計應對段披露實施審計程序的結論和會計師的看法。去年四大對A+H股出具的審計報告中,除普華外,其他外資所在審計應對段大多都未披露審計程序實施的結論。普華和部分內資所披露了相關信息。樣本案例如下:

案例1:普華永道對福耀玻璃2016年財務報表出具的普華永道中天審字(2017)第 10019 號審計報告,對收入確認截止性風險的審計應對,注冊會計師認爲“根據我們所實施的審計程序,我們未發現影響合並財務報表的與收入確認截止性相關的重大差 異。”這句話從閱讀者的角度,注冊會計師認爲被審單位與收入截止性相關的認定無重大錯報,似乎是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關鍵審計事項本身)發表了審計意見?

案例2:致同對石化油服2016年財務報告出具的致同審字(2017)第110ZA2938號審計報告,關鍵審計事項爲應用完工百分比法時,完工進度和預計總成本的確定。注冊會計師認爲 “我們獲取的證據能夠支持管理層在確定完工進度及預計總成本時做出的判斷。”這句話從閱讀者的角度,似乎表明注冊會計師對被審計單位在應用完工百分比法時,完工進度及預計總成本(關鍵審計事項本身)的恰當性發表了審計意見?

案例3:信永中和對京城股份 2016年財務報告出具的XYZH/2017BJJA30013號審計報告,對存貨跌價准備計提的審計應對最後一句話“我們認爲,根據所取得的審計證據, 管理層就存貨減值的計提是合理的”。這句話從閱讀者的角度,很明顯注冊會計師對被審計單位存貨減值准備計提(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了意見?

可見相關措辭在實務中很難把握。此外,注冊會計師對關鍵審計事項作出的上述明示或者暗示認定,會不會被行業外的報表使用人不恰當的脫離報表整體重要性水平使用,從而導致注冊會計師承受更多的審計責任,或者需就審計責任的認定在訴訟或其他情況下花費更多是成本?

因此,在“不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也不暗示是對財務報表單一要素單獨發表意見”和 “不暗示注冊會計師在對財務報表形成審計意見時尚未恰當決該事項。”二者之間,注冊會計師若無法把握恰當的措辭,不披露“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網友回帖:爲避免因不恰當的描述引起的執業風險,一般不對“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和“對該事項的主要看法”進行描述,特別要避免“未發現重大異常”、“認爲管理層的 判斷和假設是合理的”等措辭。我們的審計意見已經在報告第一段表明了,不需要再次對單一要素再發表意見,只要不暗示有尚未恰當解決的事項就可以了。

 

chenyiwei版主回帖:贊同主帖意見。我們對此問題的態度已很明確:只披露“事項描述”和“審計應對”,不披露“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和“對該事項的主要看法”。

 

會計雅苑補充:在2017年已經披露的審計報告中,只有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和天衡會計師事務所披露了實施審計程序的結果。

 

大華會計師事務:

基于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得出審計結論,佳士科技公司管理層對存貨跌價准備的列報與披露是適當的。

基于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得出審計結論,佳士科技公司管理層對銷售收入的列報與披露是適當的。

基于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認爲,寒銳钴業管理層對收入確認符合企業會計准則及收入確認會計政策的規定,相關信息在財務報表附注中所作出的披露是適當的。

基于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認爲,寒銳钴業管理層對存貨認定是合理的,相關信息在財務報表附注中所作出的披露是適當的。

通過實施以上程序,我們認爲管理層對非同一控制下企業合並涉及的長期股權投資價值所做出的評估和判斷是合理的,相關披露是恰當的。

通過實施以上程序,根據所取得的審計證據,我們認爲管理層對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事項所做出的評估和判斷是合理的,相關披露是恰當的。

 

天衡會計師事務所:

根據我們所實施的審計程序及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認爲舒泰神的收入確認符合其收入確認的會計政策。

通過實施以上程序和獲取的審計證據,我們認爲管理層對應收賬款壞賬准備所作出的評估和判斷不存在重大問題。

 

發布人:利安達 發布時間:2018-03-20 閱讀:1862